当前位置:缘海旅居>资讯>风土人情

五指山市过去称为“通什” 你知道为什么吗?

来源:缘海旅居 点击数:923 发布日期:2019-04-01 16:34:38 关闭本页

五指山市过去称为“通什” 你知道为什么吗?

  • 为了躲避最近炎热难当的酷暑天气,我和友人们前往五指山市避暑。两天一夜的悠闲行程,随心散淡,是舒适和安然的。在这个让人身心皆宁静的翡翠山城里,我们将盛夏拒之门外。离开这个环绕在山谷之中的幽静小城已经十余年。眼前的远山近水依然是那样的清丽如画。这城邦如避世佳人隐于山中,却未曾因岁月流转而容颜失色,只是悄悄的换了名称,从山高水寒之意的通什改称了带着雄浑之气的五指山……但我依旧喜欢唤她的旧名,通什。这个名字代表着她昨日曾经的辉煌绝美。这个名字,是所有历经过她的盛世的人心底不能忘的旧梦。

解放后海南的第一条等级公路 横贯了这颗绿色的明珠之城


  • 1950年解放海南岛之后,作为琼崖红色革命核心的五指山革命老区,因为聚集着百万之众依旧生活在赤贫境地里的黎苗同胞,成为了党和国家所高度关注和意图大力推进建设的重点区域,而闭塞的交通与艰险的自然环境,成为阻碍中线山区经济发展的严重问题。

    1952年,海南区党委集合军民之力兴兵十万,埋首深山莽林,一斧一凿地日夜兼程赶工,终于在两年之后,用平均每公里牺牲一条宝贵生命的代价,贯通了中部的原始山林,建成了海榆中线,这条长达296公里的解放后海南的第一条等级公路,畅通了制约中部经济发展的交通命脉。

    蜿蜒的海榆中线南起于三亚榆林,在中部苍莽的群山中漫行百余公里,斜下一座高岭之后,横贯了这颗绿色的明珠之城中心,将它串成中线景观珠链上最醒目的一颗,然后又沿着阿坨岭主峰逶迤向前,穿越叠摞的群山,终抵北部海口。而发源自保亭县西界水贤岭的南圣河,流经至此竖走城中,将山城一分为二,并与海榆中线在南圣河大桥下交汇成一个十字,完成了这座城市水陆两线的交集。

    乍见这掩藏在深山盆地之中的清幽山城,有谁能够料想,当年自治区的政府工作人员刚迁入此地时,所面对的不过是一座建着几座小茅屋的荒凉山谷,野路崎岖,草树遮目。这里最初有一片被古树环绕的田地,因为雨季时从四周的高山流泻下来的山溪水,总是会冲坏黎胞们辛苦开垦垒种出来的田地,所以在旧日,此地被黎人称为“水冲田”。到后来,才由此引申出了“通什”这个旧称山高水寒的寓意。

    选择通什作为自治州的首府,不单是因为这片深山之中的处女盆地山林隽秀物产丰饶,也因为这里北通今日的琼中屯昌,南抵三亚乐东东方,西上白沙昌江,东达保亭陵水,正好处在于海南岛黎苗族同胞聚居地区的中心点上,可以更好地以点带面,牵引和推动各个少数民族分布区域的经济和文化发展。

历经了繁荣起落的山城 多了一些宠辱不惊的淡定悠然


  • 在往昔,作为黎苗族自治州首府的通什,南圣河穿城而过的岸堤边,是城中的最繁华的地段,市集沿岸密布,商铺面河而开,每到周末四边乡镇农场的人都朝着城中河边而来,人头接踵、市声喧闹,若是当时有书画名家将这繁荣景象也用妙笔丹青描绘下来,何尝不是一幅现代山城中的清明上河图?奈何世间繁华易变,一切违拗不过命运的翻覆之手!

    一九八八年因为建设经济特区的需要,海南建省撤州,大量的单位与人员因为工作变动撤销及调动,离开了这座他们曾以为会定居一生的翡翠山谷。由此山城人气凋零,这条街也开始变得萧条冷清;不幸在九几年时又遭遇了一次百年不遇的大山洪,冲毁所有。曾经的繁华随水而逝,成为烟云过眼。历经这天灾劫变之后,这街道少了几分繁闹浮躁,多了一些宠辱不惊的淡定悠然。更经得起人心的品味和岁月洗礼。

    我们抵达五指山市区时,正是午间最热的时分,阳光颇为猛烈,不过比起三亚的烈火骄阳却还算温和,只要是在树荫之下便感觉空气是凉爽的,肌肤感觉非常舒适。

    走下南圣河大桥,沿河而建的步行街上一溜过去都是粗可及抱的大榕树,至少也有几十上百年的树龄!粗细不等的胡须般的气根从空中悬落成瀑,形成奇特景观。街边散落开着数家茶店与食坊,斑驳的树影下摆满座椅舒适的茶座,正契合这个城市空气里弥漫的悠闲气息。历经了繁荣起落的山城,不管是人还是物,都多了种安然于世的散淡随意,不再碌碌匆匆。

    暮色中的中华民族文化村里,呈现着一派荒芜已久的苍凉景象。大门口有一幢未完工的酒店大楼,空空的窗门后透着深深的幽暗,如同在无声呐喊着的巨口,愤懑地责问自己被遗弃的命运。路通财通实在是很有总结性的一句话,如果可以有更加顺畅快捷的交通,民族村和山城的命运就不至于是今日的明珠暗投。但愿规划中通达到此的海南中线高速公路能够早些落地建设,让这颗暂时蒙尘的明珠,重现往日的夺目光彩。

    参观完民族村,已然入夜,到了品味美食的晚餐时间。此地的市区餐厅许多都挂着山珍或者野味的名字招徕顾客,风味样样离不开山野特产,光是当季的野菜,数得上名来的就有百花菜、南瓜藤和螺丝菜、树仔菜、革命菜、卷毛菜、雷公笋、鹿耳菜等十余种,不管是干炸的野生河鱼还是那山蒌叶炒黎鸡,或是红烧的野猪肉、爆炒的山坑螺,都是独具特色的好滋味。

    若是要想居高临下地俯瞰这山城的夜景,那就必须得穿过了南圣河大桥另一边去,走那琼州学院的111级青石台阶。爬到台阶顶端,可以览尽市内的夜景。俯瞰,脚下是星海似的灯火点点。抬头,头上是灯火似的星海点点。这令人不由得有些迷乱的遐思。也许,我们头顶的星空,就是另外一个人间里亮起的灯火。

海南少数民族文化精粹的荟集之地 文化在生活中升华亦在生活中积淀


  • 五指山的夜晚是万籁寂静的。打开窗子,涌入的清凉空气可以和空调媲美。窗外不时传入草虫若有若无的唧唧微鸣,这微音更显出那种深透人心的寂静。这样的夜晚,容易教人思想起生活里一些很深刻的、平时无暇去思考的问题。山城早晚的温差很大,纵是午间艳阳高照,晚上却要盖着棉被才能入睡。

    清晨起来,大都可以见到雾绕山城的梦幻景致,空气更如同用水清洗过般的湿润清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虽然不能享尽繁华,却也自有着和那些为了生活奔忙在繁乱都市里的人们不一样的悠闲幸福。

    早间山城的集市,也许是人们能在这个城市里见到的人最多的地方,毕竟不管是庸碌还是精英,人人都要喂饱自己贪馋的嘴。在这个已经现代化的城市里,这也是人们最能感受到山野气息的地方之一。

    黎胞苗胞们从周边的山区挑着自己种植的粉蕉和玉米、在山上采集的野蕨菜、雷公根、荷花梗等野菜赶来早市,然后再带着现钱和油盐等生活用品回到散布在山野之中的家。她(他)们的着装依旧保留着一些本族的特征,比如老妇们脸上的刺青、女人们头上戴着的绣巾和头帕、男人们腰上挂着的放着钩刀的小竹篓,还有就是脸上共同的质朴诚恳的笑,带着黎声苗韵的普通话发音。

    山城曾是海南少数民族文化精粹的荟集之地,海南省的民族博物馆也修建在这里。那是在毗邻着旧州府大楼旁边的山包上,沿着山势而次第建起的一座中式传统建筑,里头以不同时代划分的展区,陈列展示了从原始时代开始,海南黎汉苗回等世居民族先民所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物和民俗文化,具体而详实地再现了海南人文历史的变迁和发展,是错过必然会遗憾的去所。

    倘若还要对海南的少数民族文化有更真实和具象的触碰,那还可以再前往海南省民族研究所,那里有许多民族文化研究成果的展示。它离南圣河大桥不远,悄然地藏身在农林路上一座有些年头的大厦底层,是海南省唯一的综合性民族研究机构。

    海南黎族闻名的是黎锦,苗族则是以蜡染和手绣称著。苗族蜡染图案质朴大方,构图却充满奇妙的想象。手绣则主要见于女性衣物的绣制。苗绣的绣制技艺和黎族的织锦一样,由族内的女性们代代相传。苗族女性的头巾、腰带及衣襟绣饰色彩艳丽,一针一线,都透露出苗家女子的心思的秀巧玲珑。民族文化是贯穿在生活之中的艺术,在生活中升华,亦在生活中积淀。

    从民族研究所门口乘车,不多时便可抵达太平山景区。太平山距市区中心有六公里的山路。建有被喻为南国夏宫的五指山度假村,是个避暑消夏的绝好去处。太平山上的太平飞瀑,是一处非常著名的景点,景致风骨清奇。从度假村内沿着险峭的小径渐登高处,可以抵达瀑布中点。它虽然深没在群山叠嶂之中,却难掩秀美的容光。

    游毕太平山,也到了我们离去的时候。山城的美景犹如一帧美好的画集,而我只匆匆翻看了三两页便要闭卷离去。我感伤于我的感伤,她平常着她的平常。她的从容凭仗的是亘古不变的自然。而世间的繁华幻境和我们,都是过客,也只是过客。

    别了,通什;别了,这清凉城邦。这翡翠山林之中的城,山水清淡如水墨之意,用静秀随和的眉目示于人前,不曾教人有惊艳之感,却有妥帖到骨子里的亲切,让人自在到了极点。可如若是相识相知得深了,却又能在她身上品味出浓厚如醇酒的意味,让人深陷其中,微微不能醒的陶醉。在这城中之时,只是觉得宁静和舒适,也不见得多么的教人流连。但我却知一旦别后,她必然会常常在我这旅人的梦中出现,如婀娜行来的山中女子,带着清风秀水的容颜,带着甜美腼腆的微笑,隐现在那些午夜梦回的时分,不能忘怀……

咨询热线

400-078-7056

报名参加购房联盟

  • 姓名
  • 手机
  • 备注

报名即可享受免费接机住宿安排!

全程免费,享受独家优惠。

  • 手机or微信扫一扫

    海南楼盘随身带